无限时空

 

 

1. 您之前在完美有着不错的职位,为何脱离完美自力更生?

主要就是为了名,为了利。成功了,想要更大的成功;有钱了,想有更多的钱,希望兄弟们都有钱。名缰利锁,自古皆然。此外还有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,我个人也是魔兽世界、EVE、EQ2等游戏的资深玩家,深知原创网游与世界一流网游的差距,希望尽自己所能,将原创网游向好的方向推动一点点。

2. 创业的目标是什么?

一件事,三重境。

一件事,便是打造《无限世界》,让玩家(包括我们自己),找回对游戏最初的感动。

第一层境,希望公司所有员工都能衣食丰足,有车有房,过上有尊严的生活。

第二层境,希望能帮助每一位员工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第三层境,也是最奢侈的,希望能推动这个社会,向好的方向,善的方向,移动一点点。

3.据说您这次创业许多合作伙伴都是多年的老战友,可否简单的介绍一下他们,您认为与老战友携手作战的关键是什么?

这次一起创业的伙伴,有许多都是原来祖龙工作室的战友,如王震宇、王国光、牧童等,有的已经合作了五年,甚至十年了。这也是我最自豪的一点,大家知道夫妻之间都会有七年之庠。我想,可能是因为我以往无论面对怎样的诱惑,都不会去横刀夺爱,抢朋友的女人,这一点让大家觉得我值得信任:)

4.如果创业成功之后,重要的员工或者伙伴同样想要单飞创业怎么办?

这个问题在创业伊始我就很认真地思考过,我们甚至已经开始在制定相关的“退出机制”,在《无限世界》成功之后会鼓励员工走出去自主创业,具体而言,公司会从每个月的运营利润中,专设一笔天使创业基金,支持优秀的员工走出去自主创业。当然,万一创业失败,还可以继续回到无限时空,休养生息,徐图再战。

IT人、游戏人的黄金时间有几年呢?五年?十年?当兄弟们付出最宝贵的数年时间,一起创下煌煌伟业,有什么理由不去支持他们的梦想呢?每一位员工面试的时候,我都与他们恳谈过,我记得他们的每一个梦想。有位员工想拍一部电影;有位员工想开一家书店;有位员工想开一个酒吧;有位员工想开自己的画展,这世上还有比梦想成真更为美妙的瞬间吗?我深信,当他们创业成功的时候,同样也会继续传递这一理念。

 

 

1. 请问曾总对当前MMO行业的整体下滑是如何理解的,《无限世界》有哪些创新来摆脱这种低迷趋势?

坦白说,整个行业现在遇到的寒流,只是在为前几年的安逸买单。亘古未闻哪个行业或者国家不思进取仍能坐享高额利润与稳定增涨。山寨、快餐、换皮、泡菜、抄袭者通通都得饿死,这才是天道天理。

所谓“治沉疴须用猛药”,《无限世界》中确实采用了许多狂野的创新。当前公布的“多元世界观”、“天街计划”、“微改编”、“无限飞艇大战”、“无限超级载具系统”等都还只是很小的一部分,绝大多数创新都还暂时对外雪藏着。

其实提到创新,许多中小公司心有余悸,生怕自己辛辛苦苦做出的创新设定与产品被大公司、大平台轻易的抄袭复制,这恰恰体现出我们的创新意识仍远远不够。进入网络时代以来,“一招鲜、吃遍天”早已不复存在,即便是大公司要复制,得其形需要3个月,得其神至少还需要3个月,这半年时间大家在干嘛?当然是继续创新,一路狂飙猛进,将对手远远甩在后边。不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,以快打慢,以攻代守,才是中小公司的王道。

泱泱华夏,五千年灵珠尚未消磨,我们缺乏的绝非创新的能力,而是创新的意识与勇气。

 

 

1. “无限世界”的理念听上去很有意思,请问灵感从何而来?

其实随着量子力学与超弦理论的飞速发展,当前的主流物理学界,都倾向于认同平行世界的合理性。我个人更关注的是,不同的世界,甚至不同的平行宇宙之间的交汇与冲撞。

当西方的黑龙遇上东方的神龙,当蜘蛛侠遇上欧阳锋、降龙十八掌对上死亡一指、玄铁巨剑对上霜之哀伤,会撞出何等炫丽的火花?又是怎样一番奇异的景象?

如果未来战士们在风波亭救下岳飞,岳家军是否能直捣黄龙收拾旧山河?

倘若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侥幸逃过本能寺之变,天下不再是丰臣秀吉与德川家康的舞台,中日文禄之战又有何变数?

能在一款游戏内看到宇宙间最强大的生灵的对决,感受古往今来各种或爆笑或悲壮或凄婉或欢快的故事,相信这是莫大的乐趣。我们如同“蝴蝶效应”中的那只蝴蝶,可以不停的煽动翅膀,坐看风云变幻,沧海横流。

2. 作为《诛仙》之父,《完美世界》的主策之一,您是否将中西方玄幻大对决的未完成理念是否放到《无限世界》中呢?

当年在《完美世界》中,隐隐便有了东西方大战的布局。黑帝之都,玄冰城代表北地蛮族文化;白帝之都,不落城代表欧洲骑士文化;东帝之都,平安城代表日本安土-桃山文化;南帝之都,曼陀罗城代表印度次大陆文化。布局已定,这些文化之间,势必有一场惊心动魄的交错。可惜《完美世界》公测之后,个人调去负责《诛仙》组,许多构想与伏笔都未及付诸实现。某种意义上,《无限世界》算是《完美世界》延续下来的一个未竟之梦。是以玩家如果在《无限世界》中看到拔地而起,势压千钧的不落之城,一点也不用觉得奇怪。

3. 《无限世界》凭什么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?

按照商场上的游戏规则,也许应该回答因为《无限世界》具备扎实的文化底蕴与许多“狂野”的创新。而我内心真心所想的是,因为《无限世界》的核心研发成员,都是非常简单、明净、诚恳、专业的游戏人。我们真心喜受游戏并沉迷其中。我们最大的梦想,便是能研发一款能够获得玩家与世界顶尖游戏人尊重的产品。这才是《无限世界》最鲜明的特质与核心优势,藉此便可以破敌于阵前。

4. 《无限世界》最主要的用户群体是哪些?它与传统的3DMMORPG的用户群有何差别?

同为3DMMORPG,用户群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别。只能说对某些特定的用户群会有特别的吸引力。比如说对穿越、重生、修真、无限流等网络小说亚文化感兴趣的玩家;又如喜欢3D游戏,而无法接受类似《魔兽世界》的审美风格的中高端玩家;再如那些有着无穷的想象力与参与精神的玩家,因为他们会亲眼目睹自己的梦想在《无限世界》中得以实现,并影响更多的爱做梦的人。

5. 《无限世界》的理念虽然有趣,但如果成功非常容易被模仿甚至抄袭,届时有什么应对的策略?

之所以选择《无限世界》作为创业的第一款产品,恰恰是因为它最难被抄袭。《无限世界》远远不是弄个跨服大战,或者几个世界观一凑那么简单,它需要对每一个子世界观都有非常精微的理解,这样才不会弄成一锅大杂绘。我与震宇作为主设计者,看过几千本类型小说、几千部中外影片、玩过数百款各式游戏,相信这些对于仿效者是一道硬性的门槛。

什么都可以抄袭,唯独文化品鉴力与创新意识是断然无法抄袭的(有创新意识的人不屑于去抄袭)。

6. 您曾经说过,您做的游戏中没有一款能够让自己满意。今年《无限世界》马上就要推出了,您对这款游戏满意么?如果还是不满意呢?

我想,满意就是不留遗憾。之前做过的《完美世界》,因为时间的关系,比较仓促。很多原先设定的很好的想法都没有完全实现。仅做到了原先的15%-20%的构想,十分可惜。面对玩家诘问时我们也觉得很惭愧。《无限世界》预计到公测的时候能实现设想的30%内容,但重要的是,我们会与玩家一起,把这个梦做完!

我没有任何后台、背景,没有显赫的长辈可以受荫护,没有出身名校。十五年前一人一剑来到北京,能从事自己最喜爱的事业,职场上顺风顺水,夫复何求?帝力于我何加焉?

唯独亏欠玩家一款真正具有诚意的作品,倾力去做,也便是了。太阳也会焚尽,人类亦终将归于寂亡,想通这一节,便会无惧无悔。

7. 《无限世界》建立“多元世界观”之上,其在游戏中是如何体现的?

顾名思义,就是很多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观存在于同一款游戏中。关键在于,这些世界彼此之间并不重合,仍然保持独立的文化与审美趣味。而玩家,类似于万智牌中的“鹏洛客”,来自不同的世界,又因为不同的背景在多元世界中穿梭,体验并且改变。这便是“世界变,我不变”,非常传统的穿越理念。

但《无限世界》中还有另一层设计,即在某些特定的世界与场景,“世界变,我也变”,在这个形式中,玩家更多的是体会扮演的乐趣。

 

 

1. 作为一款还在研发中的产品,《无限世界》很早便获得海外的代理签约,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?

我个人相信海外运营公司的专业眼光,事实上《无限世界》的整体风格与文化氛围非常适合海外市场,首先我们团队的特点,对欧美日韩的文化有着较深的领受力,此前《完美世界》在欧美等地的广受欢迎,便是明证;其次《无限世界》平行世界的设定,可以非常方便的置入海外的文化背景,比如说面对台湾市场的“塞德克•巴莱”副本,面向俄罗斯市场的“二战世界”之“莫斯科保卫战”副本,能够对当地市场产生巨大的本土化吸引力;最后,不同平行世界的穿越、互动,在海外一向有较高的认同度,如万智牌中的“鹏洛客”,大乱斗的“复仇者联盟”等等。

2. 目前市场上MMORPG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,一款新的MMORPG上线会面对相当多的竞争和考验,你认为MMORPG目前还有多少潜在市场空间呢?

100%的市场空间!这是创意行业的独特之处,因其体验成本极低。正如《阿凡达》狂收6亿票房,《变形金刚3》仍然可以后来居上,网游产品同样不存在行业内的硬性挤压。好看、好玩,用户便会100%认同。

 

 

1. 什么是天街计划?它与《无限世界》这款游戏有何关联?

简单的说,天街计划就是网游与流行热销商品、优秀企业深度合作、相互置入的计划。可以理解为带游戏性的3D淘宝网。基于无限世界的多元世界观,为各类产品的植入提供了非常平滑的接口(不破坏游戏情境);对游戏而言,能够扩宽宣传渠道与收入来源,一举多得。

2.天街计划对于网游的意义在哪里?

“天街计划”目的有三,其一是给玩家提供更多的服务,在游戏中鼠标轻点即可方便的购物;其二是强化虚拟与现实的结合,游戏中所养的宠物,穿的时装,在现实中都可以拥有,本身便是有趣的体验;其三是尝试开辟新的收费模式,即通过广告与电子商务获取合理的利润,然归根结底,仍然是为了游戏性服务,道具收费所带来的不公平,已经成为制约游戏性的瓶颈,更多的收入来源可以有效的降低对道具的依赖。

任何与网游相关的创新,都需要遵守元规则,即创新的效果是提升了游戏性,而不是相反。

3.“天街计划”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?

无限时空是一家专注于游戏研发与运营的公司,虽然当前“天街计划”实施得非常顺利,但我们仍然会把精力集中在游戏的可玩性本身,“天街”纵深的潜力留待将来或有意向的合作伙伴进行挖掘。在我个人看来,“天街计划”的未来形态,可以理解为大型3D淘宝商城。3D技术可以从形、声、光、影、效等各个方面展示产品的特色与性能,这是传统的商城所无法比拟的。

4.“无限平行理念”与“天街理念”在游戏中如何并存?

“天街计划”所引入的商品与项目,品类繁多,在单一世界观的游戏中,很容易破坏游戏情境。如在一款传统武侠RPG游戏中,是绝对不宜出现麦当劳的,而《无限世界》的多元世界观,恰好具备包容“天街计划”的合理性。

具体实现过程中,我们只需坚持一个原则,即对游戏情境的维护。《无限世界》中的“天街”只会出现在固定的商业区,而且入驻的产品本身必须得符合当前世界观。比如在古杭州城你可以找到“红味坊”的小吃,这很合理;而在未来星际世界,玩家能遇到超酷的OU型机器人小恶魔,这同样也很合理。简言之,不同需求的用户会在不同的世界能遇见合乎该世界情景的“天街”产品。

 

 

1. “微改编”给玩家和游戏内容带来的最大不同是什么?

最大的不同是,微改编很便宜——这并不是开玩笑,因为“微改编”没有独家授权的需求。是以能用非常低的价格,广泛改编为数众多的优秀作品,充盈游戏的内容。

传统改编思路下,能够提供的改编机会非常稀少,而且因为网游庞大的内容吞吐量,几乎把所有优秀的中短篇作品天然排除在外。微改编则不同,大至一个世界、一座副本,小到一段剧情、一个NPC、一式技能、一件装备……都可以进行改编。《无限世界》的“多元世界观”让我们对微改编的题材无任何限制,仙侠魔幻神怪修真科幻种田甚至都市言情皆可,这也是传统改编所无法比拟的。

2. 曾总曾经一手创办了“纵横中文网”,请问该如何理解网游与文化的关系?

我们能看到,《轩辕剑》系列,最经典的几部都是建立在先秦文化的基础上的;《仙剑》系列,恰是对剑仙文化的精彩解读。而在大陆,经历过十年浩劫之后,无可讳言,文化的传承长期处于被割裂状态,从现今的YY种马小说大行其道即可略见一斑。

网游也好,单机也罢,都是文化产品的衍生。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作为支撑,便只是无根之木,国际化云云,更是痴人说梦的笑谈。你能寄望于《鬼吹灯》、《盗墓笔记》一类的小说去争夺《冰与火之歌》、《暗黑精灵三部曲》的读者吗?同理,基于这些低质文化土壤上产出的单机与网游,如何抵抗《魔兽世界》、《上古卷轴》的重击?

神州万里,从来不缺奇才异能之士。如果有比较好的空间与制度,支持他们能静下心来进行真正的“创作”,相信很快便能有所提振,《无限世界》便正在做这样的尝试。

3. 请问您认为东西方文化上的差距还有多远?该如何追平这种差距。

我不得不如实回答:越来越远。最大的悲哀不在于我们是否能产出美的作品,而在于我们集体失去了审美的意识。如果日更两万字的小说,大家都能看得津津有味,那些每天最多只能日产出一两千字的美,又何苦来哉?

我看到了一些问题(如日更两万字模式的弊端,如优秀作品的低回报率),也找到了一些方法(如微改编模式,通过微型网游改编给优秀作品带来丰厚回报)。我没有必胜的把握,只有必战的决心。整个国家陷入低级审美的泥淖,后果是相当可怕的。不要用“存在即合理”来做托词,事实是,一款《魔兽世界》可以令这个国家绝大多数有为的年青人迷醉,而一千部百度风云榜上的本土原创作品,也无法对欧美用户撼动毫分。

恨只恨,我上国衣冠,数千年传承,现在人们从《大长今》中听到一两个典故便欢呼雀跃,从光荣版《三国志系列》中玩到一两段史实剧情而沉迷流连。我们文化传承中不是没有“美”的根基,欠缺的只是把这些“美”提炼出来的眼睛,并加工成年青人喜闻乐见的产品。这也正是《无限世界》正在做的事。

 

 

1. 我们都知道无限时空拥有自己的核心玩家组织“八千子弟兵”,请问怎么会想到组建这支队伍?为什么叫“八千子弟兵”?

大家都知道,无限时空脱自完美,完美脱自祖龙,祖龙脱自洪恩(游戏部),所谓的八千子弟兵,最早是在1998年祖龙单机作品《自由与荣耀》上市期间,洪恩的游戏论坛上集聚的第一批核心玩家,至《大秦悍将》时有所扩大。当时游戏论坛一直都是我在策划工作之余兼着经营,非常感佩那些玩家对于祖龙几乎是无条件的热爱与支持,深感中国游戏业几乎与中国足球同样的幸运与不幸:拥有最优秀的FANS,却带给他们最深重的伤害。

有鉴于此,之后便把《无限世界》的核心玩家群体命名为“八千子弟兵”。这也是对自已的惕醒:八千子弟,聚之不易。得之当纵横天下,失之则魂断乌江。玩家的信任决不能轻侮,慎之,慎之。

 

 

1. 你曾说过,“只有文理不分科才能救中国”,对于游戏行业,是否也是如此?

当然,游戏行业是“文理分科”这一恶源最明显的映射之一。我见过许多优秀的程序,一味摸仿John•Carmack,狂悖无礼,不近人情;也见过许多优秀的策划,天马行空,不切实际。至少,在MMORPG领域,此二者都是难有作为的。理科生必须熏陶人文精神,而文科生得恶补科学方法。这一需求非独限于游戏行业。

2. 您曾在CGDC的演讲中说到,“只有世界的,才是世界的”,请问该如何理解这句话。

道理很简单,在资讯几乎以光速传播的信息时代,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,早已经过了“猎奇”的阶段。各族文化万流归宗,是大的趋势。各国人民拥有越来越多的“共同价值观”与“共同审美趣味”。比如说“男女平等”,又如对知识的尊重。任何本民族的文化表述,必须融入到这一文化洪流中,才有可能重新勃发出生命力。好比《英雄》,《赵氏孤儿》这些弱价值观的产品,不可能获得世界主流文化的认同。而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,《入殓师》,《窃听风暴》此类具有强烈悲悯特质的作品,能够获得全世界观众的普遍喜爱与认同。

我们没有时间去抗议游戏规则,汉唐盛世时,咱又与谁去谈过规则?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。如此而已。适应规则才能迅速变得强大,继而方有可能引领规则。“只有世界的,才是世界的。”


 
  • 人民网 采访曾总 视频
  • 网易科技频道 采访曾总 视频
  • 新浪一起创业吧 采访曾总 视频
  • 曾总做客新浪游戏